好消息!你可以使用本站的直连工具轻松访问本站 | 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Difference between revisions of "用户:AuPO"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清空页面)
(Tag: Blanking)
 
Line 1: Line 1:
{{用户信息
 
|image=[[文件:AuPO的用头像.png|缩略图]]
 
|色带=9999ff
 
|本名=金磷
 
|别号=
 
|生日=
 
|年龄=
 
|血型=
 
|星座=
 
|身高=
 
|体重=
 
|瞳色=
 
|发色=
 
|三围=
 
|萌点=
 
|自述=
 
|好友=
 
|敌人=
 
|出身地区=
 
|活动范围=
 
|所属团体=
 
|个人状态=
 
|相关人士=
 
}}
 
  
 
 
涉猎广泛,随缘撰写,态度激进。
 
 
 
 
对键政的看法:
 
 
当然,键政对我而言充其量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罢了。
 
 
键政并非毫无意义,SNS关于社会事件和历史问题在政治方向上的讨论的确能帮助个人更好地构建起真实的社会图景,比起照单全收邯郸路某大学之流的荒谬言论,键政有意义得太多。
 
 
至少对我而言,真实的图景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现在我愈发讨厌键政,或者说愈发厌恶与人讨论政治和哲学问题。
 
 
因为讨论要正常进行下去,至少要有两方的理论知识在同一水平。
 
 
例如,有次和别人讨论共产主义的实现,他觉得共产主义是骗人的鬼话,根本不可能实现,于是我跟他讲解了共产主义原理。
 
 
他听完两眼发直:“我还是觉得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因为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人的需求永远不可能满足。”
 
 
我耐心地解释:“人的自然容量很有限,那么点需求在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下很容易满足。”
 
 
他这下可来劲了,像是找到了我的什么巨大漏洞,一脸兴奋:“那我要杀光美国人,我跟他们有仇,这就是我的欲望和需求,你不满足我就不是共产主义。”
 
 
现在只要微笑就可以了.jpg
 
 
他一副打了胜仗的表情:“看吧,我就说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
 
 
又例如与另一人讨论哲学,关于物质与意识的关系。他认为意识和物质是可以分开的。
 
 
我:“意识是大脑的机能,意识产生于物质,依附于物质,意识不能与物质分开。”
 
 
他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动漫中的场景,而后对我嘿嘿一笑:
 
 
“你太小看人类了。”
 
 
我爆笑,并发誓以后在不知道对方知识背景的情况下坚决不再聊哲学。
 
 
不仅仅是以上我说的两种情况,我接触过的大多数人都是只带嘴不带脑子,没有任何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还喜欢和人对线,毫不遮掩地暴露自己的无知,极爱炫耀自己幼稚可笑的观点。我的描述很准确,欢迎键政爱好者对号入座。
 
 
是的,站哪一边都好,即使是纳粹也好,但至少把纳粹那套东西学了再来......
 
 
不过总之,也不会继续奉陪就是了。
 

Latest revision as of 01:48, 29 July 2021